风雨小说网 www.44pv.com,最快更新我想上头条啊[星际]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……”面对这个莫名出现的人以及这句带有人身攻击的话,不怎么了解状况的叶君衍只能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,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推开门风风火火闯进来的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——用男人形容可能不太妥当,因为那张脸上还有些少年的青涩。此刻这张帅气的脸正在横眉冷对叶君衍:

    “你真是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带有严重主观意识的话,他挑着眉环视了下整个房间,看到那张洒满花瓣的床脸上更是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厌恶,最后把视线停留在了叶君衍脸上,目光中的嫌弃简直可以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卧槽?!第二遍了啊喂!这是□□裸的污蔑!按照那什么光脑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告你啊?!叶君衍边面无表情地跟他对视,一边想着。

    “我再一次警告你,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,你这种鼹鼠连第三区的人都不会要,”陌生男人眯起了褐色瞳孔,再三强调,“你使用这种手段只会让你的家族蒙羞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句话,陌生男人转头就走,好像特地来就是为了羞辱一下叶君衍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不是故意的,他可能只是太喜欢你了——”门口一个属于少年的青涩嗓音响了起来,声音的主人好像试图拉住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太好心了,还为这种人说话。”陌生男人对着少年冷哼,袖子一甩,大步走远。随着他的走远,接下来的话几乎微不可闻,“这种鼹鼠就让他在肮脏的臭水沟里自生自灭吧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似乎急着去追那个男人,只来得及回头看了叶君衍一眼,就追着陌生男人跑远了。眼神里充满了震惊……甚至还带了一丝怨恨。

    叶君衍全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人唱双簧,内心止不住的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他真是日了光脑了!神展开了啊混蛋!这是怎样的神展开!?这两个人以为自己在唱东北二人转么?一搭一唱的——真是太可怕了。凭借叶君衍阅书无数那丰富的想象力,已经给他们脑补出了一部开春狗血爱情撕逼大戏——最可怕的是他好像是主角之一……而且好像是被唾弃的那个。

    劳资特么作为主角穿过来,你特么就给劳资看这个?有病得治啊大兄弟!

    他好像明白光脑最后一句的提示是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能解释一下吗?”走过去麻木地关上房门,叶君衍用一种强装出来的冷静而机智的语气询问光脑。

    “恩,准确的说来,你在第九纪元是有一个身份的。”这次光脑没有以打字的形式出现,而是用正太音在叶君衍耳畔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光脑尽责的解释下,叶君衍明白过来后差点没抡起椅子往光板上砸去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把叶君衍从地球拉扯到这个未来纪元,是需要冒着一定风险的。主角光环也不是万能的,你看,现在换主虐主文比比皆是,反派也虎视眈眈等着上位,作为一个还没成长起来的主角在初期需要低调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叶君衍如果凭空以自己的身份出现,会导致一系列蝴蝶效应,比如走路上就被反派给扼杀在了摇篮里——毕竟像格兰芬多闪闪发光的救世主那样凭借一个万能咒语“除你武器”就从伏地魔手上逃生的还是很少的。

    因此叶君衍现在等于重生——又或者叫穿越到一个已经自杀身亡在这个房间的少年身上,再活一世。

    光脑的语气瞧起来有点欠揍的得意洋洋:“你与他的dna吻合度甚至在99%,我已经把你身上原本的东西都转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要我接受这个事实我宁愿选择死亡——最起码我不会为了一个那样的男人而寻死觅活。”叶君衍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光脑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情回答:“无论你是否接受,希望你能够继承他的遗志,并青出于蓝。”

    叶君衍无力:“你就这么希望我尝试一下自杀十八式?”

    光脑的回答很是诧异:“自杀十八式那是什么?我的系统里只有龙/阳十八式,是你们星球特有的招式吗?为什么听上去那么奇怪?”

    叶君衍用更惊异地语气和脸色回答它:“正版的难道不是降龙十八式吗?!你系统里都存了什么诡异的东西啊混蛋?”

    光脑心虚地抖了抖,正太音低声咳嗽了两声:“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或许你能够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?来吧,冲我开炮,像一个合格的引导者那样?”叶君衍循循善诱地问。

    光脑的回答非常令人失望:“不,我是放养派的。需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,但现在,你还是处在自由探索的阶段。趁着这段时间,我去要给自己补充一点营养。”

    显示完这行字,光脑便消失在了空中,像豆腐脑消失在胃里,毫无痕迹。任凭叶君衍怎么呼唤都不肯再出现。

    叶君衍感到一阵由内而外的寒冷,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服——更糟糕的是他低头一看,自己穿的居然是睡衣!——他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看到他一刹那会流露出更嫌弃的眼神,因为他的睡衣并没有表现出他本身应有的品味,而是选择了帮助入眠的小兔子款(……)。

    但是谁也没有规定一个机智而冷静的主角不能穿这样的睡衣不是吗?

    叶君衍愤愤地想着。

    他试图从这个该死的骚包的房间里找出一两件可以换上的衣物,但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