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小说网 www.44pv.com,最快更新栩栩能生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卫栩叫嚷着要跟传说中的船老大沟通一下感情,殊不知,这艘船上可以称之为船老大的人早就到了远在百里之外另一艘船上。

    负责接应兆治信的小钱把兆治信拉上船,妥善安置好摩托艇,便跟着兆治信进了船舱。

    兆治信这边在换衣服,小钱凑近了在他身边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兆治信上船前不久,秘书打来电话说事故死者的家属在兆治信住所门口拉开横幅闹事,群情激奋,有要开砸的趋势。

    而且,已经有媒体到达现场。

    兆治信略一思量,眉头逐渐锁起,“这个项目的招标工作是姓陈的负责,对吧?”

    小钱一怔,半晌才回忆起招标时候的事宜,回答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姓陈的是兆治信的姑父,也就是陈越的父亲,兆老爷子痛失爱子之后最得力的助手。在兆氏是举足轻重的人,却在不久前宣布放弃兆氏所有的股份,退出董事会。

    然而兆治信并不想称他为姑父。

    只用“姓陈的”指代。

    兆治信的眉头舒展开,不急不缓地换好衣服,悠然道:“那就对了,告诉她处理好来闹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钱说的是曲辰,曲辰曾一度背叛雇主听命于兆治信负责收集线索,此时此刻显然又重新投入到敌对方面,现在曲辰的忠诚度简直跌破负无穷。

    “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手机震动,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曲辰。

    兆治信迟疑了一下,这是曲辰自失踪之后第一次联系他,时机恰到好处,就在家属闹事的这个光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接起电话兆治信没有开口说话,实际上真的是懒得跟曲辰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信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这次打电话来,是为了告诉你,有些时候,被放弃的棋子还是存有自己的想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事么?”兆治信的语气里依旧透着疏离,淡漠。

    兆治信从来都有随时把人逼疯的能力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兆治信,你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么?”曲辰这一句话说得很急切,仿佛不快一点说完自己就会失去说下去的勇气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兆治信回答得毫不犹豫,态度明确。

    其实,他的确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为什么曲辰会对他生出别样的情愫,明明每次见面只是为了听曲辰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,真的就只有合作的关系?”曲辰话里透着颤音,仍是不死心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合作关系已经破裂,我和你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让你换个方式记住我。”最后,曲辰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地说道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的曲辰,坐在离兆治信住所不远处的车里,看着远处闹事的家属以及媒体,神色漠然。

    头上、胳膊上还缠着纱布,但这并不妨碍他站到兆治信的对立面,让兆治信更加印象深刻地记住他。

    以敌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不是被兆治信拒绝的身份。

    为兆治信收集线索的日子里,安静祥和,让人麻痹大意忘记自己的身份去相信一件错误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在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刻,随之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直刻意回避的事情。

    船舱里的兆治信最后系好领带,瞧见小钱忧心忡忡地站在旁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媒体……这样对公司影响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他们要找媒体我会放任不管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媒体的人已经被调包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,一方面在清理公司内部加以重组,另一方面也是将兆治信自己的眼线安插到每一个他不放心的人身边。

    找媒体来报道这件事,还未找到媒体头上,兆治信便已知晓,在路上动动手脚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小钱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,自家老板伏蛰多年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,请你看好戏。”

    兆治信嘴角浮起不易察觉的笑容,调笑道。

    小钱对于兆治信心情大好能说出玩笑的话这种事情感到异常惊悚,站在原地竟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姓陈的为什么要找媒体来?”

    “姓陈的已经退出董事会多年,日前已经得知他入股新的公司做股东,兆氏于他,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不光是兆氏公司,算上兆氏家族的上上下下,这次以后恐怕不会再与他继续有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隐忍多年,总算到了一次性结清总账的时刻,尧是兆治信此等淡然自若的人,此时此刻也不得不变得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就像,副本里清光了路上的所有的机关暗箭,终于要走到最终boss面前的心情一样。

    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